绿的踪迹 | 陈养绿的书法游艺之路侧记

墨池书社 瑞安书家 2018-01-17 624 次浏览 没有评论

本文作者:金庆伟

转载于微信公众号:向南的温度

享有“天下第二十六福地”的圣寿禅寺多少沾染了些仙气的。南宋理学大师朱熹到仙岩与永嘉学派领军人物陈傅良切磋理学时,就在距圣寿禅寺不远处的岩石上,题写了“溪山第一”“开天气象”八字。彼时的瑞安,文风鼎盛,圣贤辈出,因此而得“东南邹鲁”之名。刚过弱冠之年的陈养绿,师范院校毕业后就分配至与圣寿禅寺毗邻的仙岩中学,做中学语文老师。也许是这个一时享有盛誉的江南寺院的清静,也许是晨钟暮鼓里的声声木鱼吸引了他。年轻的陈养绿住进了这个梅雨潭边的禅寺。做乡村老师,摩习书法。

就这样,老师做了三十余年。变了的是,后来专职书法,浸淫翰墨而桃李满园。

我最先以为陈养绿老师将斋号取名积翠堂,是缘自他对绿的一种钟情。认识近一年后才知,积翠堂的出处在于他青年时代因宿舍推窗而见矗立于大罗山上的积翠峰。一个文化人的品性或喜好,往往流淌在血液中。六年借居寺院生活,以及仙岩缥缈的山峰和叠加的绿,似乎早在他父亲为其取名“养绿”就已结缘,并赋予了他的书卷气。这块因朱自清的《绿》一文而闻名天下的仙岩宝地,给了他青涩青春别样的人文姻缘。三十余年的人生,又处于商潮澎湃的瓯越之地,若没有不同于常人的痴迷和情怀,这条寂寞的路是很难坚守的。现在的陈养绿,已离开了仙岩中学,到塘下镇一中继续他的杏坛之旅。家,也迁居到了瑞安城里。人到中年的陈养绿,乐山乐水,也不改初衷,钟情那无限蓬勃的绿。离开了苍山叠翠的积翠峰,可能是绿的旧情难舍,在他的书房和茶室里,我看到许多菖蒲,多栽培于典雅古朴的瓦盆,特别有活力,煞是喜人。菖蒲多生于沼泽地、溪流或水田边,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也是许多文人的案上品。见物见心,尤见诸于艺术家。陈养绿爱菖蒲是多年浸润于书法习得的品性,还是因为菖蒲所赋予的艺术气质和文化意义,我没有问过他,无从猜测。可是作为一个书家,这些内敛而蓬勃着生命力的菖蒲,被他视为珍爱,朝夕相处,足见他的性情。

自然与心性的表达一直是中国书法主题精神所表现的范畴。流动的线条,常在自然的契合中表述着书家心中的审美理想。每一幅作品的出现,大抵为书家不同时候生命状态在蛇走惊龙的黑白间自然的存续。王羲之的《哀祸贴》、苏轼的《寒食帖》、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争座位贴》、蔡襄的《脚气贴》张旭的《肚痛贴》无不彰显这些书家其时生活的真彩,自在的真实生活,或苦痛,或悲悯,或闲雅,或思慕。诸家书体中,陈养绿老师篆隶真行草皆在行,尤善隶书和行草书。他的楷书初入唐人,后贯通魏碑,中国文联副主席陈振濂教授评价他“擅唐楷习魏碑则别有风格”。行书他追慕于“二王”、颜真卿、何绍基,隶书则主攻汉隶汉简,而草书,他早期仰慕浪漫主义的明代书家徐渭、王铎、傅山,后则沉醉于怀素、张芝、张旭,三十余年的沉迷和锲而不舍的揣摩体悟,逐渐自成风格。

草书较之诸书体,其更见书家性情。历代因草书而盛名的书家,酒,似乎是绕不开的事物。故我们知道的很多书家喝起酒来,往往气势磅礴,雷霆万钧。你看那徐渭,酒后常处于癫狂之态,披头散发在雨打芭蕉中赤脚狂书。醉僧怀素,更是“每酒酣兴发,遇寺壁、里墙、器皿,糜不书之”,更有意思的,有人为了求得他的字,在他酩酊大醉后,穿上白袍站在他面前当屏风任其狂书。那个张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我看过陈养绿老师很多草书作品,奔雷坠石,鸿飞兽骇,鸾舞惊蛇。他的字线条劲健,骨力刚强,属于风骨遒劲的那种书风。这种风格的形成,必与他一路追慕颜真卿刚毅雄浑书风,又有深厚的汉隶汉简根基,并在不惑之年追随陈振濂摩习魏碑有关。很多次,我站在他那些十几米长卷前,蓦然觉得,那一浪推一浪的翰墨,就是那种秋风中俯仰于苍穹下的芦苇,见苍茫中的辽阔。也是胡天八月即飞雪的塞外大地,听得见战马的嘶鸣,看得到“风头如刀面如割,马毛带雪汗气蒸”的厮杀。古人以散笔作隶书,谓之“散隶”。蔡襄以散笔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他的作品纵横捭阖,也有着快然自足漫步的散淡。流走在温润的黑白间的扭转顿挫,可闻潇潇风声,也有江南氤氲的雨雾。或为时代不同,这样的时代难以再现竹林七贤这样的愤青,也可能毕生立足三尺讲台,为人师表之训囿限了他生命中离经叛道的基因。他注定了要做那种优雅的挥洒性情的雅士。他的作品落款处,常标有微醺微醉,鲜见大醉二字。我们常说酒品若人品,酒中见性情,这点在陈养绿老师身上尤为明显。他酒量好,酒风也好,不过即便酒到酣处,依然从容不张扬,喝得安静,喝得随意,喝得散淡。有时我还真盼着他喝出那种凛冽张狂来,喝出恣肆汪洋来。呵,那样,可能就会在他的家里雪白的墙壁上见得着飞洒的翰墨了。

过天命之年的陈养绿,游艺于书法三十余年,是积翠峰下的晨钟暮鼓砥砺了他,是仙岩之地缥缈的仙气赋予了他对书法独有的情感,更是他以翰墨之精神对生命的诠释和表达。很多东西已经注入了他生命,成为血液的一部分。他说,他喜爱菖蒲,是因为它普通却有灵气,有骨,每天都站立着,精神着。漫漫的书法之路的追慕,他始终不忘最初的梦。也许于此盛年时光,他在癫狂与优雅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苍茫和温润相融的那块飞白。所以,若按我的个人理解,对陈养绿老师书法更准确的形容,他更应该属于蔡襄所述的“散草”,如同他喜好的菖蒲,比冬季的枯藤残荷要风流倜傥,比柔笺骈穗的空谷幽兰要冲淡。属于飘逸中见得着沉雄,平实中见得着风骨的那种,涛涛波澜中见得沉静,不媚,不俗,在俗世流年中觅得了独属于他的独立。

我喜欢他为自己所取的“积翠堂”三字,很像他书家之路的概括和写照。三十余年的不倦坚持,何其难,何其可贵,在冲和散淡的书迹中,他为自己积累了让人仰慕的绿,这是生长在田间和水泽边的菖蒲之绿,耐得住风寒,也经得起沧桑,而且愈发遒劲。

陈养绿,号积翠堂,一九六二年出生,浙江瑞安人,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师从陈振濂先生,参与魏碑艺术化课题的研究和学习。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温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成员,瑞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书法作品获奖、入展有:浙江省群星视觉艺术大展金奖,浙江省首届书法艺术节大赛银奖,首届全浙书法大展优秀奖,第二届全浙书法大展提名奖。入展全国第五届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二届扇面书法展、纪念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全国大型书法展览、当代书法名家代表作青岛邀请展、"浙江一鸣"全国书法名家作品邀请展、"浙江书法六十年系列特展"浙江书法精英展、"万山红遍"浙江书法大展。作品入编《浙江书法作品集》,2003年在玉海楼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览,出版有《温州书法百家百集--陈养绿作品集》、《玉海生成--陈养绿书法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